生日快乐【快斗生贺/快青/短/完结】

#祝你生日快乐永远快乐

黑羽快斗对于自己的生日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

生日这种东西,过是一样不过也是一样——海螺小姐的设定是不会变的,只有三次元那群人从萝莉迷妹慢慢变成怪阿姨。
不过他也不介意每年这个时候热闹一次,因为有个笨蛋每次到了六月中旬的时候就不时异常的面色泛红。
别忙啦,那些惊喜再怎么准备也会被我发现端倪啊。
有时候他真想把她扯回来,把她老老实实地圈在自己身边,什么都别折腾,大热天的,她不嫌累,他还会心疼。
但是这些话是说不出口的,因为好歹是中森小姐一份心意啊。心疼的同时也享受着青梅竹马的关心,这一点黑羽快斗是承认的。

他还记得去年中森青子送给他的是一顿丰盛的晚餐,除了鱼以外的所有菜都...

Lemon tree【青子生贺/快青同人/短/完结】

黑羽快斗已经许久未见过中森青子。


蝉声阵阵。他把眼前的电脑厌烦地扣下,因从密密麻麻的毫无生气的字符解放出来而长吁了一口气。同时窗外夏末的蝉声又不死心地传进耳朵。

又是一个将尽未尽的夏天。

转过头,絮状的云朵在浅蓝天幕下悠悠地飘荡着,像是

谁在轻轻搅拌着一碗有白沫的蛋清。他顺着那些白色絮状物向上看,那人倒置的脸果不其然映在他的瞳孔。


“好久不见啊,快斗。”

与天色一般晴朗的眼睛,在空中随风飘浮的亚麻色头发,和微微张开的嘴巴。


“你可让我好等。”

语气里带几分抱怨,黑羽快斗装作头疼似的揉了揉太阳穴,手臂遮住了唇边不自觉展开的弧度。


“嘁,口是心非。”眼前的女孩敏锐地捕捉到了他脸上的笑...

乌镇

周庄

冗长[快青同人/短/完结]

#他#


他的岁月还是那般冗长。

时光在黑羽快斗脸上没有留下丝毫痕迹,却在他肌肤之下刻上一道道皱纹。他背靠藤椅双目微阖,却依旧能感受到院子里的日光充斥在他周身,灰白的粉末在光线之中四处游走。

那些柔和的物质常使他产生幻觉,好像他还在十七岁的年纪,抬手就能浸蕴星辰,俯身就能触到那人温和的侧脸。只是在他将将沉入梦境之时,身体总会因为突降的霜露冷得一抖。

这时他才会抚抚额头,然后慢慢意识到又一夜过去了。

这大概是他计算日期的唯一方法。

黑羽快斗把身体从藤椅里慢慢拔出来,明明四肢还健壮如青年,他的背影却像一个年迈的老人。他一步步向屋内挪去,然后提起签字笔在日历上标上一个记号。...

Yellow[快青同人/短/4]

》》》4


岁月是不会为谁停留的,每一秒它都在孜孜不倦地前进。没办法回头。

现已二十出头的中森青子不知怎么的想起这句话来,此时的她正一步步走上楼梯,脚步声回荡在医院的走廊。她每走一步,脚下都仿佛踩着一段嶙峋的时光。

不久前,中森银三给在外地求学的她打电话,让她回来看看。她听着电话那头父亲苍老的声线,哑着声音说,好。

三年前的这个时候,一个少年从她的世界里消失。他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,和她,和这个世界彻底断了联系。

现在,她鼓足勇气回到这里,却得知三年前一桩惨案。

“你应当去看看他。我这条命是他救回来的。”她听见父亲这么说,嗓音是和年龄不符的沙哑。

“他昏迷了很久……到...

Yellow[快青同人/短/3]

》》》3


修学旅行结束回江古田时,正赶上九月的开头。列车沿线的树木的叶子开始一层层的泛黄,坐在车上的中森青子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,仿佛一不小心从盛夏绿油油的尾巴掉进了秋天金黄的漩涡。

没过多久,气温开始了骤降。盘旋在教室上空的热空气不知不觉消散,喧嚣了一个夏天的电风扇也在某一天停摆。中森青子在记笔记时,偶尔会下意识地把袖口向下扯扯,盖住手背。

这个时候的黑羽快斗还是会上课睡觉,因为知道有尽职尽责的同桌帮他记下重点。只是在被秋风冻醒的时候,他会揉揉眼,转过头来看着她,看着她身后的夕阳一点点落下,把她整个人浸入一片柔和的黄色。等到她意识到他的目光,她会从那片黄色中伸出手来,红着...

Yellow[快青同人/短/2]

》》》2

车窗外的景物飞速地倒退,以至于肆意茂盛了一个夏天的树木在轨道外的地方模糊成一片。只有远处的山峰沉默地立在更远的地方,俯视着动车绕过层层叠叠的林间走向它视线不可及的另一个尽头。


“说起来,青子听说了么?”

“听说什么?”中森青子闻言,从车窗外的丛丛翠绿抽神回来,对刚从另一个车厢回来将将落座的惠子道。

“香取同学的父亲啊,”惠子说道,眼里不乏担忧,“在最近一次的抓捕行动中被犯人刺伤了左臂,现在还在医院呢。”

“啊……”她一惊。

“所以青子也要告诉青子父亲小心才是啊。虽然说怪盗基德应该不会伤人就是了……”

惠子后面的话她有点听不清,车窗外呼啸而过的风声...

Yellow[快青同人/短/1]

》》》1


又是一个燥热不堪的日子。

窗外不息的聒噪蝉鸣混合着夏季独有的闷热把江古田高中二年B班的所有人锁进蒸笼。头顶上的风扇孜孜不倦地搅动着热浪,好让它们一波一波地在教室内回旋,以保证每个人受热均匀。

明明是夏末了啊。

中森青子第二十一次把额前碎发夹在头顶,伴随着破出心底的烦闷,长长出了一口气。

讨厌夏天。

下意识地向右边瞥了一眼。她的同桌果然舒舒服服地趴在课桌上,只留下一丛乱毛在电扇作用下的微风中嚣张地左右晃动。

不用想也知道他蒸桑拿一般的享受表情。中森青子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又开始隐隐作痛。所以这种人的存在对社会有什么意义啊。只是为了炫耀他在高温中依然能睡...

© 山河 | Powered by LOFTER